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谁杀死了北电三被丑闻污染的电信公司10亿

时间:2019-02-07 04:07:03|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谁杀死了北电(三):被丑闻污染的电信公司 10亿美元昂贵代价

C114讯 北京时间11月11日早间消息(蒋均牧)[导读]我们将用八篇连续的报道,来深入剖析北电这家加拿大历史上曾经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是如何倒下的,原因在哪里。阅读上篇:谁杀死了北电(二):前高管奔走相救 失去牵手华为的机会

在2003年11月冬寒凛冽的一天,北电络(下称北电)两位最资深董事进入他们商务航空的终点站多伦多国际机场,进行一场将改变一切的会晤。

林顿威尔逊(Lynton Red Wilson)和约翰克莱格霍恩(John Cleghorn)为业界所熟知。威尔逊是雷德帕思工业(Redpath Industries)和加拿大贝尔(Bell Canada Enterprises)的前任首席执行官,1991年加入北电董事会,此时的他是北电董事会主席。约翰克莱格霍恩于2001年成为董事,1994年至加入北电前在加拿大皇家银行任首席执行官。他是此时北电董事会审计委员会的首脑。

北电前CEO弗兰克邓恩(Frank Dunn),后因财务丑闻与9名高管一同遭罢免。(C114配图)

解雇2/3员工 高管获1900万美元红利

在过去两年中,他们监督着一项戏剧性的转型。北电解雇了三分之二的员工,仅2001年就减记约160亿美元。早在2003年,公司已开始报告盈利。最糟糕的时期看似结束了,那只是一块残余的业务

谁杀死了北电三被丑闻污染的电信公司10亿

尚未完成的重组是这次机场会议的主题。4月24日,首席执行官弗兰克邓恩(Frank Dunn)宣布第一季度净收益为每股1美分。经历了2001年和2002年的巨额亏损后,即使是轻微的利润亦是受欢迎的拯救,特别是对企业的大部分高层管理人员而言。

这一突然的转折引发了数百万的返还利润红利。2003年,公司前43位高层管理人员获得了总数为1900万美元的款项。其中超过500万美元流入三名公司巨头囊中首席执行官弗兰克邓恩,首席财务官道格拉斯贝提(Douglas Beatty)和财务总监迈克尔戈洛格利(Michael Gollogly)。

但仍有一些第一季度的数字,北电独立审计师德勤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Touche)并不认同。德勤建议克莱格霍恩,董事会应该仔细看看,利润是如何被造出来的。

德勤的忧虑与北电花在急剧缩小规模的数十亿美元特别费用上有关:估计北电未来需要支付的遣散费、诉讼结算费、违背办公室租赁合同和其他合同的费用。

公司以特别费用的形式记录这些费用,由营收中扣除。结果在2001年和2002年产生了巨额损失。

随后发生的事情被揭露在德勤的雷达图上(Deloitte's radar,财务分析固表的一种。即将一个公司的各项财务分析所得的数字或比率,就其比较重要的项目集中划在一个圆形的固表上,来表现一个公司各项财务比率的情况,使用者能一目了然的了解公司各项财务指标的变动情形及其好坏趋向)。

在正常的会计规则下,当公司发现其过高估计诉讼的潜在风险时,应收回并调整发现问题的当季收入。在这种情况下,法律风险准备金的取消将造成盈利上升。若调整生效,公司必须披露目前和前一个会计周期收入的全部影响,或许还应发布一份结果的再声明。

北电雄厚的家底有如这面标识墙。或许只有北电和摩托罗拉这样的企业,才能够有资本连续犯下严重错误。(C114配图)

解雇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财务总监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2007年3月的民事诉讼,2003年第一季度,北电不当地颠倒了之前已记录的至少2.74亿美元特别费用。

2003年3月,德勤担心北电无法通过文件证明2.74亿美元特别费用的很大一部分。结果是资料显示,第一季度的损失为2.2亿美元,而非北电公布的5400万美元的利润。

2003年5月,北电董事会下令其高管进行一个完全的公司资产负债表,包含未来债务的费用预估。

内部审查推断北电将不得不修正其2001年至2003年中的财务报表。约9亿美元债务约占公司负债总额的7%将被转移。然而,这些改变不足以影响收入来消减高管们的红利。

威尔逊和克莱格霍恩按照北电内部律师的忠告而行动,想确定评估是合法且精确的。这就是他们在机场会晤威廉麦克卢卡斯(William McLucas)的原因。威廉麦克卢卡斯是威凯平和而德律师事务所(WilmerHale)合伙人,是与华盛顿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