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商

物流圆桌税改新政对跨境电商来说是机会还是

时间:2018-08-18 18:47:32|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物流圆桌:税改新政对跨境电商来说是机会还是制约?

【导语】作为国内支付巨头,支付宝目前已与800余家进口跨境电商商户合作, 为合作伙伴提供支付单报关和买家实名认证等方案,为商户免费推送支付信息,降低商户开展海淘业务的门槛。在3月18日举办的第一届“支付宝进口跨境电商领袖沙龙”上,全国各大进口电商平台的CEO及高管、服务商以及业内精英齐聚一堂,就2015进口电商现状问题,及2016年市场趋势和国家政策进行深入讨论。

本场物流圆桌,由洋码头物流供应链总监傅玉敏先生主持,与台上嘉宾们针对跨境电商在国际供应链上的若干重点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交流。(点击进入跨境税改的“前世今生”专题)

物流商作为服务方,首要是应该了解客户的需求,主持人傅玉敏先生向众位嘉宾抛出了第一个问题。跨境电商在国际供应链上的痛点是什么

物流圆桌税改新政对跨境电商来说是机会还是

?商家的主要诉求是什么?物流企业应提供生么方案支持跨境电商的奔跑式发展?

威时沛运海淘物流总经理续晶晶指出,跨境电商在实际运营中存在两大痛点。一个是政策层面的不确定性带来的困扰。另外一个是系统的对接以及整个物流发货遇到种种储仓、入仓、三单合一方面数据上的问题。他指出解决痛点最有效的工具实际上就是加强供应链操作上的管理。

“商品入仓入区需通过海关的政策,必须通过系统来对接。在入库环节出现错误,与海关数据对不上,商品是不允许出区的,这就关系到要与客户进行协商以及系统对接方面数据的修整问题。”而在操作层面上,逐步提升物流方案,全国布局渠道。根据客户实际需求做判断,结合各种清关方式,以解决实际发货中的种种问题。

卓志副总裁李金玲女士表示,跨境电商关注的问题分为两大类,平台客户更关注商品的准入问题,如何在品类上寻求更多的突破?什么样的品类能够合法进入?怎么才能进入?这是平台与竞争对手区格竞争的重要手段。电商企业更关心分销和一仓发全问题,面临仓储碎片化带来的高额管理和备货成本,如何集中仓库管理可以降低运营成本,加快货品周转,提高企业竞争力。卓志作为服务商,我们要准确的理解客户需求,才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实现利益共赢。

汇通天下董事长孙剑巍指出跨境电商最大的难点一个在于贸易碎片化带来的物流碎片化,另外一个在于通关。

菜鸟络进口关务总监苗兰提出在过去的一年,市场的需求和供给的匹配度并不是很高。受国内电商的影响,商家以及消费者对跨境电商物流的预期非常高,但是目前的跨境电商物流并不能很好地满足消费者。她指出在前端平台要对商家、消费者做心理预期管理,后端则要不断优化物流作业环节。

跨境电商税改靴子即将落地,也成为跨境电商关注的焦点,在圆桌上,众位嘉宾从物流的角度对税改、正面清单进行了一番分析。

傅玉敏:关于政策,包括税改、包括正面清单,我理解是靴子落地了。从物流角度看,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正面清单的出来对跨境电商是一个更好的机会呢?还是制约?品类会有限制吗?还有有一种说法就是在正面清单里面的商品是不要做备案的,就直接可以做了?请各位嘉宾们分享一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所谓的正面清单,实际上就是海关系统的HS编码。在系统与海关对接后是不需要商品备案的。”汇通天下董事长孙剑巍说道。他提到以前备案需要多地备案,现在只要属地备案。另外所有参与跨境电商企业都要在境内注册。包括电商平台、物流企业、电商企业、报关企业、保税园区内的监管场所的经营单位,必须在中国境内注册。

汇通天下董事长孙剑巍表示正面清单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他认为一般贸易与将来的跨境电商有可能是一脉相承的,只是税、报关方式不一样而已。需要注意的是每年海关都会给出新的一般贸易HS编码税的调整,这也意味着跨境电商的白名单也并不是固定的。

卓志副总裁李金玲特别指出,我国对跨境电商的监管是由海关、国检两个部门同时执法。其实总署此次的监管规则是在海关层面统一了海关的统一接口。一是对监管主体的合法性的确立;海关2.0版本要求每个中国境内的企业要承担应有的申报的义务和接受监管部门的监管义务。二是海关监管逻辑,这就出现了白名单。海关2.0阶段依然有备案,在正面清单内的可减免备案手续,正面清单外的可以增加备案手续。

菜鸟络进口关务总监苗兰表示正面清单推出是利好,但是平台商家更在意的是市场需求是否已经被满足。她认为关注正面清单,不是关注正面清单出来怎么操作,而是在于平台和商家在思想的重视程度转变这个难点,即对商品的深度了解。

威时沛运海淘物流总经理续晶晶认为正面清单不能孤立来看。正面清单允许商家走的货,它所征收的税费,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并不一定是最优化。所以,“正面清单”也好,“补充备货”也罢,作为物流商既要保证客户能够做,也要保证大家的成本最优化。

卓志副总裁李金玲建议跨境电商企业不要过度关注税。因为即使是增加20%或30%的税,部分商品还是只能走跨境电商通道。包括奶粉、保健品等都有着非常严格的一般贸易准入规则。另外一个中文标签,中国的中文标签是非常复杂的体系。一般贸易进口备100个SKU的中文标签一般需要3个月的时间,然后考虑在中国上架,根本满足不了中国消费者丰富SKU的广泛需求。李金玲呼吁所有的跨境电商客户借此次税改之机——扩充品类。

孙剑巍表示第三方物流的价值在于按照国家任何规定进行详细的解读,根据电商的需求做解决方案。

“我发现很多电商一直想搞海外仓,这个其实不靠谱。作为一般的、垂直的电商大规模建仓十分危险,第三方物流必然存在。”汇通天下董事长孙剑巍说道。他认为物流企业的生命力一靠规模,二靠专业度。

在现场,众位嘉宾也对观众的提问做了详尽解答。

对于观众提出的关于国检背后的监管逻辑的解读,卓志副总裁李金玲表示海关核心监管理念是要确保进口环节关税依法征缴和我国的贸易统计。而国检的职能包括了生物安全、后WTO的非关税壁垒和产业保护,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核心在于质量安全。在无法阻拦中国消费者海外购物热的情况下,海外溯源就是非常有效的监管手段。

这里的溯源并不是每个商品贴个二维码就叫溯源、跟SGS国内第三方机构签个协议就是溯源。必须要经过国家认监委CNAS认证和国家质检总局认可,可追诉、可索赔、并与智检口岸系统进行电子对碰,由这些国家出具海外溯源证书和质量报告,经国际第三方认证,在这种情况下,货物在中国进口通关时候,电子证书经口岸分析对比后批量验放。这样才能确保证书和货品的一致性,防治现在泛滥的PS假证书,真正为消费者保驾护航。

对于观众提出的商品监管是用国外的标准还是国内标准,卓志副总裁李金玲认为跨境电商和一般贸易电商有区别的。如去年10月1号国家公布的食品安全法,这说了第一个溯源,第二个叫质量认证,第三个中文标签,在质量认证方面,就是参照产品国家的标准。但是到底是产品生产国的国家标准还是产品销售国的国家标准呢?

汇通天下董事长孙剑巍表示海关56号文和58号文十分严谨,而关于商检总局的文件和规定不多,一般由省局、市局规定,导致了监管标准不一致。同时也形成一个特点就是需要多口岸,因为未来,所谓白名单以后,真正的门槛造成差异的就是商检。

会后,主办方支付宝表示,在海淘行业,支付宝一直积极寻求与优质仓储物流供应商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支付与物流,作为海淘行业两个重要的板块,具有天然的互补性,支付宝与物流伙伴们一道服务好海淘商户的同时,支付宝也积极与物流合作伙伴们,探讨包括供应链金融在内的更多元化的合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