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如果史玉柱再次失败媒体会将他打入地狱

时间:2019-01-13 15:22:1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如果史玉柱再次失败 媒体会将他打入地狱

如果史玉柱再度陷落

如果史玉柱再次失败媒体会将他打入地狱

,估计中国的媒体会将他打入十九层地狱;因为史大侠目前风头正劲的当口,都有那么多声音在质疑、在批判。陈大侠、丁大侠、朱大侠等等,可以列一个长长的名单,都在做游,唯独史玉柱陷落于幽幽众口。

曾记得2005年盛大转型时,遭遇连续大亏损,营销效果乏力,盛大衰落之声铺天盖地。后来陈天桥翻身,人们似乎开始沉寂,很少人再说话;而顾雏军没这么幸运,舆论危机让这位操盘手断了炊,进了狱,估计再翻身,难矣。

其实我给媒体建个议,总是扮演推墙的人,总是趋之若鹜,总是找软柿子捏,其实要抓眼球也用不着这么做,这么做的效果往往不佳,因为你的声音淹没在众多“口水”当中。比如在问责征途的报道大战中,也仅南周的一篇《系统》拔得了头筹。其实,醉心于吧的诱因,又岂是后来者征途所为。

如果在这些人云亦云的浪潮中,某一家媒体能标新立异,从独立的视角、全新的视野、自主的立场观察、阐释、分析某个问题,展开系列报道,往往能获得更多的关注度与影响力。写文章,现在基本上也是在做营销了。标题要新颖夺目,甚至骇人听闻,文笔要优美,点要独家独到等等,在赢道新营销FEA模式的“话题营销”构成环节完整地归纳了这种操作方式。而史玉柱在操作脑白金时,所采用的大量软文营销为其体现之一。

作为创业者或经理人,好的坏的我们都看都听,不过史玉柱确实是众多风云人物中最值得我们参考的对象。

史玉柱的经历是最好的励志教材

草根,一个充分的草根,在深圳大学读了个研究生,计算机技术方面有所专长。早期创业时,没什么雄厚的后台背景,也没有出现大的财团支持,那时候更别说风险投资了,同时政府关系也没有到达高层。但就是这样,通过桌面中文电脑软件M-6401的操作,赚得了近100万的资金,并且以此为基点,实现了快速起跑。参考点有三,一是第一桶金的挖法;二是大胆的营销操作手法;三是快速起跑轨道的建立,也即创业项目涉及的核心产品能够规模化复制、流水线生产,然后通过销售渠道大规模展开终端攻势,以便获得相当的流动资金后,能够实施快速起跑。

在汉卡之后,相继推出M-6405、中文笔记本电脑、中文手写电脑等产品,并在1994年进入保健品行业,将脑黄金操作成其得意之作,潜修两年后,再度复出,重兵突击脑白金,并借此东山再起,玩转游业,对照牟其中、顾雏军等人,史玉柱的经历更是一个很好的励志案例。如果哪位创业的朋友正在事业的低谷,或者说遭遇了重挫,那就看看史玉柱的经历,看看他扭转败局之手法,至少可能重燃希望之火。

史玉柱的团队为创业合作提供了经典样板

四个火枪手,这个称呼取得好,非常感谢这位朋友。草创初期,史玉柱还没有这四个火枪手,也并没有黄金团队。挖得第一桶金时,基本上是单干。但从巨人到健特,到征途,浮出水面的陈国、费拥军、刘伟、程晨四位内部合作者不得不让人对史玉柱刮目相看。试问商界,还有多少名流身边还有这样的跟随者。我们能看到,即使是不少家族企业,同宗同族的弟兄姐妹还因为财产而打得不可开交,都喜欢将自己的功劳无限放大。

打造一支能打硬仗、能长期坚守的创业团队吧,从现在开始,无论是企业规模较大的创业者,还是几个人、十来个人企业的创办者们,行动吧。这样一支队伍,在发展期能成为公司的先锋部队,披坚执锐;在危难期,更大可能成为你脱困的帮手。

[Page: ]

史玉柱大胆出新的营销策略值得参考

从早前做桌面中文电脑软件M-6401、M-6402汉卡,到巨人,到脑白金、黄金搭档,以至于现在的游,这位大侠的手法剑走偏锋、独辟蹊径,怪招迭出,如果其进入策划、顾问行业,估计早已创造了史氏营销流派。

据报道信息,史玉柱推出桌面中文电脑软件M-6401软件时,以“赊账打广告”的方式进行推广—以加价1000元的代价从电脑商家获得推迟付款半个月的优惠、以软件版权向杂志作抵押先做广告后付款。在杂志广告付款期限的前两天拿到了订单。两个月后,史玉柱赚到了10万元,他将这10万元全部投入广告;4个月后,其营业收入超过100万元。当然,这次做法相当于下了一次赌注,如果广告无效,估计史玉柱又得别觅招数,不过这个“如果”不存在,史玉柱赌赢了。其实,无论他这一招能否赌赢,能这样玩的人,杀出一条路子是必然的。

如果哪位创业者手头上不太宽裕,或者要做最后一搏,不妨参照史玉柱的这种做法,何况现在按收益分成的媒介通路已经比较多了,比史玉柱那个年代好谈得多,只是产品的种类也过于丰富,媒介通路也过于泛滥,广告效果多难以确保。

1994年底,巨人推出脑黄金等12种保健品。史玉柱展开了密集的广告轰炸、人海战术,投放广告超过1亿元。这次广告战再次大获全胜。1995年月,脑黄金的回款额达1.9亿元。2000年复出时推广脑白金,史玉柱采用了密集的广告轰炸、人海战术、疲劳战术,还创造性地利用广告软文,大力宣传脑白金的溯源、功效,以此培育一种购买潮流,激发消费者的广泛关注和购买意愿,促成购买行为的发生。拿现时下,这些营销策略已经算不上时新了,不过“今年过节不收礼 收礼只收脑白金”的广告词堪称经典,易懂、易记、清楚,适合老百姓“听”之感受,同时将其他春节礼品给挡在门外了,直接性地将“脑白金”定义为“节日唯一礼品”、“节日指定礼品”,彰显出“送礼品舍我其谁”的十足霸气,使得消费者想到礼品,就想到脑白金。

如果有朋友说:环境变了,史玉柱早期的那套方式不管用了,没什么可借鉴的了。

那我只能说你太失败了,连学习都不会。学习不是让你直接拿过来、直接复制、直接套用,而是参考他的思路与手法,自己再另外想辙、想办法,放到现在的环境下,放到你所处的环境下来。具体怎么做,这个得自己琢磨。琢磨出来的人,估计是下一个史玉柱样的人物,或者比他更厉害;如果琢磨不出来,估计应了马云那句话所描述的人“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对大部分是死在明天晚上”。更何况如软文营销策略已经成为企业营销计划中必不可少的成份,如果运用得当,甚至可能操作成一个热门事件,FEA(话题营销、事件营销、活动营销)将软文营销做了扩大与整合,覆盖、评论、报道、社区帖子、博客日志等。

有些人喜欢这样自恋式地表达“崇高的价值真的将会在史玉柱们的金钱梦想前隐退吗?”,要给大伙讲的是,金钱梦想的追逐与崇高价值的索求两者没有任何矛盾,有了金钱,可以确保实现更多具备崇高意义与价值的事情,没有金钱,你整天大声呼吁又能如何呢,贫病者依然无所依靠,弱热依然遭受践踏。当然,有的人坐拥雄厚财产,却不愿意拿出来实现更多社会,从道义角度讲,是有些问题的,不过他们追逐金钱的行为已经直接性的创造了社会价值,比如更多的就业机会、税收等。如果能拿出大笔钱财来从事公益活,当然是一桩美谈佳话。对于发出“道德质问”的人士,还没看出他们的崇高价值体现在何处,是奔波在中国公益活动第一线,给艾滋病人们募捐,为失学儿童提供长期支援,为遭遇不公正的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支援与经济帮助,还是正致力于中国民主与法治的进程而不惧任何权贵势力,如果你真是这样的角色,我为你鞠躬;如果抱有这样观点的人也不过区区为生活而碌碌奔波的都市中人,那么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角色恐怕这辈子都摆脱不了写写文字骂骂人的命运。

史玉柱最好不要再度陷落,如果阁下陷落了,估计会让一部分视你为榜样的创业者们跌了眼镜;如果阁下陷落了,命运估计会比较惨,再翻身会有困难,毕竟年纪大了;如果阁下陷落了,估计幽幽众口会将你的失败归之为“道德”问题,这会让人看不懂的。

这种陷落包括的方面很多,不局限于全面崩盘,再度负债,或者倒闭、被收购等,也包括亏损、人事大动荡、遭遇某些机构调查等。要记得,众多人都盯着阁下的巨人与征途。当然,公关还没做得太到位,虽然你很擅长营销。

风口浪尖上,既刺激,又不容易;既有成就感,又有如履薄冰。不过,经历过大起大落之人,应该看得很淡然。